暂无资料。

学生作品

阴影中的女人

文章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20日 点击数: 字体:


于明可  2017级临床医学


一天里最迷蒙的两段时光,一个是天将亮未亮,一个即是此刻,夜将至未至。晚上快六点钟,诊室外面的走廊还没开灯,一个年轻女人在门口排队等待医生的治疗。老师点评:话未尽,有余地。而这个时候医院仍如常忙碌。

我一眼就看见了她。(老师点评与前面的排队等待相互呼应,排队的人群中,那个年轻的女人格外的吸引了叙事者。为什么呢?叙事手法引人入胜。从我的角度看去,她的半边脸被外面暗淡昏沉的夜色打上了一层厚重的阴影,嘴角也抿得很平,半低着头盯着地上的某处,不知道在想什么烦心事。(老师点评生动的描绘勾勒出一个心思重重的女人的形象。文本的写作技巧颇让人想起《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我本该和我的同学坐在医生右手边观察医生和病人之间的沟通,但我控制不住的悄悄用余光向她那边看去,想知道究竟怎么了。她身边有一个穿蓝色校服的小男孩不时进出,表情不安,好几次路过女人身边时嘴巴都张开了,似乎想点说什么,但是看到她凝重的表情,又悄悄合上了嘴,露出一个苦苦的笑容。(老师点评苦苦的笑容一般出现在成年人的描述了,这里却用在了小男孩的身上,而从小男孩懂得察言观色的欲言又止,确实又显露出他的早熟。)我猜这个小男孩是她的儿子,但是这位妈妈完全没有理会她的儿子,依旧陷在自己紧锁在眉头的烦恼里。我特别好奇,到底发生什么了?

终于,排在她前面的那位病人问完了最后一个问题,满意地起身离开了。没有了遮挡,我这才发现,她的身前还有一个小女孩,女孩的右臂举起来,右手食指被女人紧紧捏在手里,可能因为手臂已经举了很久,小女孩的左臂时不时的扶一下右臂,蓄满泪水的大眼睛一会看看自己的手指,一会看看妈妈的表情,好像在艰难的忍耐自己随时都能落下来的眼泪。(老师点评手指受伤流血的小女孩,此刻比起疼痛哭泣,似乎更害怕妈妈的反应。那是为什么呢?前面这几段生动的描绘吊足了读者的胃口。

应该是手指割破了。肯定要打破伤风,伤口大可能还要缝针,我这样想道。这位妈妈肯定是因为女儿不听话才气得不想说话吧,我这样猜测

医生说:“这个伤口,可能要缝针哦。”显然这是小女孩意料之外的结果,因为我看见她的鼻子和嘴巴挤到了一起,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但是看到妈妈的表情,立马憋住了。

那位妈妈:“可以不缝么”她的声音依旧硬邦邦的。但是能听出她的焦急。

医生说:“这个可以靠自己长好,但是肯定会留很大的疤,建议最好缝针。你可以考虑一下到底要不要缝。”

小女孩和妈妈一瞬间都看向对方,女孩摇着头,祈求地看着妈妈,全身每一个细胞都抗拒着缝针。妈妈看上去比女孩还激动,她眼眶似乎红了:“你这截手指差点就没了你知不知道!你后你要是再这么调皮我绝对饶不了你!

小男孩开始的时候躲在外面,这时他走进来摸了摸妹妹的头,然后试探着说:“你的头之前也好像缝过针吧,是要打麻药的。”

随着他的提醒,女孩冷静了,似乎可以接受缝针这件事了,医生也说,缝针是算在医保里的。我心里接下来理所应当是妈妈带女孩去缝针,打破伤风,然后回家。

“不缝了,我们不缝了。”结果那位妈妈这么说道。(老师点评:母亲的戏剧张力十足。那么这里以考虑为什么不进一步了解母亲不缝的原因。另外,到底要不要缝这个问题,你可以再深入去探讨下,医生给出方案让患者选择,医生有没有自己对方案的优先顺序和解释等。医师与患者及其家属共同商讨治疗方案是否意味着听任患者的意愿或放弃自己的责任?在这里,缝合明显有利于患儿的伤口愈合和感染预防,如果能够了解母亲不缝的原因,解开这个心结,是否有不一样的结果?)

那对兄妹,医生还有我显然都有点意外,医生又说了一遍缝针有利于伤口愈合的话,但那位妈妈坚决拒绝缝针,最后他们去一楼让护士给伤口消毒了,离开了这个诊室。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