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资料。

温暖的医学

学生作品

爱北京的老小孩

文章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21年02月22日 点击数: 字体:


 

2018级临床医学 陆淼

 

 廖爷爷是坐在轮椅上,由护工推着进来的,他刚进来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他,因为他即便是坐着,也要高出旁人一大截,戴着口罩,显得有些难以接近。但小宝老师打破了尴尬,她很自然地问爷爷:“你还记得我是谁吗?”爷爷盯着小宝老师看了很久,口罩表面起起伏伏,许久才蹦出来一个词“小宝”。然后又把目光好奇地移向了我们,视线在我们之间转来转去。

 我们聊了许久才慢慢与爷爷熟悉起来,爷爷说他最喜欢的是北京,三年里和朋友去了三次,最喜欢的地方是天安门,喜欢北京的烤鸭,也吃过南京的美食,还问我们有没有去过。问他喜欢什么颜色时,他扯了扯身上的蓝白条纹衣服。问他牙口时,他会慢慢把口罩扯下,对我们一笑,露出几根残留的黄牙。问起他的老伴时,他沉默了,我们也沉默了,当我们试探性地问他与老伴是不是有很多故事时,他笑着说当然,那故事多着呢。说完这句他就不肯说了,开始环顾四周。

 在我们问他多少岁时,他调皮地让我们猜,我们猜了一会,他打着哈欠,摇了摇头,调整了一下姿势,脚在脚踏上慢慢地滑着。在我们想继续追问时,旁边的欢声笑语吸引了爷爷的注意力。原来是旁边的老奶奶在被问及是否认识爷爷,爷爷也转过头看着老奶奶,好奇地等着答案,而老奶奶轻声说:“不认识。”当我们以同样的问题问爷爷时,爷爷把头转了回来,回答说我们也不太熟,语气中透着一股小孩子般赌气的可爱劲儿。

 在我们问他来深圳打工多久了,他就竖起来两个指头,我们一开始都猜是二十年,他摇了摇头,于是我们再猜是两年,这次爷爷就点头了。然后我嘀咕了一句“我们来深圳也才两年多。”爷爷听到了,举起布满老人斑的手指指着我,蹦出一个词“要努力”。那时我有些吃惊,我原以为我随口的一句话,爷爷不会回应的,但爷爷却回应了。爷爷虽然说话慢了些,但还是很认真地在听我们说话,也在努力地回应着我们,在被我们逗笑时,他会笑得把眼睛都皱起来。爷爷心里也是喜欢能有人围着他听他陪他说话的吧。

 在聊天中,爷爷几度红了眼睛,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我在想,是某一个我们莽撞的话题提及了爷爷的伤心事,而使爷爷情不自禁;还是爷爷看到我们想起子女孙儿而暗自神伤;还是急于表达自己的想法时,却苦于无法想起词语的焦急;还是想起了自己的青春而无比感慨……,答案我无从得知,我只知道当我的视线跟爷爷满含泪水的眼睛对上时,我突然也有了一种想要流泪的冲动。

 

老师点评:本文读起来十分流畅、自然、感人,浑然天成的原因实在是因为真挚情感的自然流露。最后一句话把情感升华了,主体间性增强,共同体缔结。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