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资料。

温暖的医学

学生作品

星瓶

文章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21年02月22日 点击数: 字体:




 2018级口腔医学   赖家俊


 我看着眼前的玻璃瓶。

 什么时候用掉这么多了?

 我记得这是我等待录取通知书时那年做的,用各色的粉笔磨成粉,均匀混合调成的星空色粉末,随手涂鸦时便从里倒出一些来,混着水浸湿纸,就像是星空爬到了纸上。

 星空很好,在乡下的晚上,透过窗外,能看到一堆一堆的星星,就好像是在黑色的画布上晕上蓝紫色的霞,洒上金银色的粉,天底下没有比这更好看的东西。

 我们看到的星空是宇宙,宇宙中有千亿以上的星系,都在闪烁着自己的光,所以你可以看见它们,对别人来说,它们只不过是光点,但是对我来说,每一个光点,都组成我所爱的颜色。就算只是去数它们,我也能不会觉得厌烦。

 但并不是大家都喜欢看星星,人们在白天就已经够累的了。他们为生活奔波,为梦想拼搏,光是去抓住那些流逝的东西就已经让他们筋疲力尽了……但太阳落下,星星出来的时候,我才觉得自己真正的活着。

 就这一点……也不剩多少了。

 只是安静的看着这个玻璃瓶,我能回忆起当初自己摸索配比调和时的热情和欣喜,我不舍得再用一点,哪怕一粒。

 假如我不在意的话,每一粒粉末也不过是粉末;假如我不在意的话,每一粒星星也不过是星星;假如我不在意的话,每一天也不过是每一天。

 但是正因为我在意,每一粒粉末才会组成我最喜欢的颜色;正因为我在意,每一粒星星才有背后的意义;正因为我在意,每一天才会这么美好,不想让人忘记。

 所以才不想让瓶子变成空的。

 “爸?从我后面传来的声音将我惊醒,一个陌生人从后面探过头来,他很高,以至于我抬头都只能很勉强的看到他的脸。我没有办法理解他的神情,看起来仿佛他确实是我儿子,而我是他爸爸一样。

 这不可能,我儿子才上小学,他在拿我寻开心吗?他现在要把我推去哪里?

 我被他从轮椅上抱起来,放到了我平时晒日光浴的摇椅上,我可以很轻松的看到天窗,现在没有窗帘,我可以看到夜空。

 “今晚可以看到星星。那个陌生人抬着头跟我说,可我看不见,外面实在太黑了。我费劲将头转过去看他,他依然津津有味的看着,仿佛只有我的夜空一片漆黑一般。

 我看着怀里的玻璃瓶,里面空空如也,这哪里是我的玻璃瓶?是那个陌生人吗?这样耍我难道很好玩吗?

 我很恼火,我想愤怒的站起来质问他,我想抓起那只瓶子,把这只不是我的瓶子狠狠的摔碎。但我的身体好重,光是把手伸向瓶子就已经让我力竭。就在这时,瓶子却自己靠到我的手旁,另一端握着一只色彩缤纷的手,顺着看过去,几张年轻的脸出现在我面前,他们笑着,笑容里带着温暖的颜色。

 温热的玻璃瓶躺在我的手掌心里,瓶子里是仿佛要满溢出来的彩,我认得这个,我记得这个是什么,熟悉的让我几乎要哭出来。

 “……好看。


老师点评:叙事者旁观了同学们与认知症老人交流的全程,并将从课堂上学到的认知症老人的心理特点,结合自己的理解,融合一起,写出了这篇具有多重隐喻的文本。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